当前位置:广州平冰商贸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尤二姐与贾珍父子之间有不妥当的关系吗?
红楼梦中尤二姐与贾珍父子之间有不妥当的关系吗?
2022-09-08

尤二姐这个人物给众多读者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接下来听听趣历史小编讲一讲他的一些故事。

尤三姐与尤二姐有很大不同。尤二姐爱慕虚荣,贪恋富贵,为了能够跻身豪门可以不惜一切,看似一朵白莲花,更像一株绿茶。但尤三姐却是个理想主义者。

印象中尤二姐、尤三姐都是坏女人,这个“坏”是世俗眼中的不守妇道,自轻自贱。

尤三姐对尤二姐托梦时也说:“你我生前淫奔不才,使人家丧伦败行,故有此报。”是对姐妹二人失足的检讨。

尤二姐先委身于贾珍、贾蓉,又嫁给贾琏,致使人家兄弟、父子、叔侄陷入“聚麀之诮”。尤三姐说她:“你虽悔过自新,然已将人父子兄弟致于麀聚之乱,天怎容你安生。”

但尤三姐与贾珍父子究竟有没有“不妥”,却要画一个问号。

(第六十五回)贾珍便和三姐挨肩擦脸,小丫头子们看不过,也都躲了出去,凭他两个自在取乐,不知作些什么勾当。

粗看贾珍与尤三姐的作为,连小丫头子们都看不过躲了出去,似乎是做了不好的事。但奴才要懂得回避。贾琏随后进来与贾珍摊牌时,他二人并无不妥,顶多就是举止不合适。

贾珍肯定带着不轨的动机,尤三姐却只是逢场作戏,虚与委蛇。一些皮肉、言语上的便宜,她也不在乎。

但当贾琏提议让贾珍也纳尤三姐为妾,小姨子作嫂子时,尤三姐终于勃然大怒。

(第六十五回)尤三姐站在炕上,指贾琏笑道:“你不用和我花马吊嘴的,清水下杂面,你吃我看见。见提着影戏人子上场,好歹别戳破这层纸儿。你别油蒙了心,打谅我们不知道你府上的事。这会子花了几个臭钱,你们哥儿俩拿着我们姐儿两个权当粉头来取乐儿,你们就打错了算盘了……喝酒怕什么,咱们就喝!”说着,自己绰起壶来斟了一杯,自己先喝了半杯,搂过贾琏的脖子来就灌,说:“我和你哥哥已经吃过了,咱们来亲香亲香。”唬的贾琏酒都醒了。

尤三姐的意思是“你们要乱,咱们就乱个试试”。你看她并不给贾珍机会,反而搂着贾琏灌起酒来。显然是贾琏的提议触碰了她的底线。她可以陪着贾珍逢场作戏,但想要她做小老婆,就是做梦。

所以,观尤三姐的言行作为,却是绝不可能失身。否则贾珍也不至于恋恋不舍。

尤三姐虽对尤二姐说:“姐姐糊涂。咱们金玉一般的人,白叫这两个现世宝沾污了去,也算无能。”但古人观念中的“玷污”和“淫”,涉及名节和行为就算不端。等同现代衣着暴露、举止豪放、言语无忌!

其实,脂砚斋评论尤三姐是否清白很有借鉴意义:【蒙回前总评:余叹世人不识“情”字,常把“淫”字当作“情”字。殊不知淫里有情,情里无淫,淫必伤情,情必戒淫,情断处淫生,淫断处情生。三姐项上一横,是绝情,乃是正情;湘莲万根皆消,是无情,乃是至情。生为情人,死为情鬼。故结句曰“来自情天,去自情海”,岂非一篇至情文字?再看他书,则全是“淫”不是“情”了。】

尤三姐的放浪形骸自有底线。她幻想着能够嫁给“挚爱”柳湘莲,就一定会紧守着女儿最后的底线。她可以丧失一部分名誉,为母亲和姐姐牟利,却绝不会轻贱女儿之身。否则以她的性格,绝不会再想嫁给柳湘莲。

尤三姐想嫁柳湘莲,自认为还有资格嫁给心中挚爱,自然就是“情里无淫”。

不过,尤三姐显然低估了世俗的偏见。她认为自己问心无愧就能够获得认可和谅解,殊不知太过一厢情愿。

在此我们需要延展一点,尤三姐的思想无疑和林黛玉的思想非常契合。她的价值观是林黛玉价值观的延伸。尤三姐也是林黛玉的一个“影”。

以宝黛爱情为例,林黛玉追求情感自由,与世俗的礼教相背离,本质上与尤三姐的经历没什么区别。

尤三姐被冠以“淫”,为人不耻。若宝黛爱情被外界知道,林黛玉同样会被千夫所指身败名裂,此时之尤三姐,堪称彼时之林黛玉的前车之鉴。

林黛玉被束之于高墙之内,大观园既是她的伊甸园也是她的牢笼,却也变相保护了她。尤三姐没有林黛玉那么“幸运”,她早已丧失名节清白,臭名在外,不会有人愿意去了解和解读她的真心。

别人的眼光尤三姐可以不在乎,但当异样的目光来自柳湘莲时,足以让她的内心世界崩塌。她可以不在乎旁人,却不能不在乎柳湘莲。她觉得自己清白,奈何柳湘莲认为她污秽。这就像焦大骂“爬灰”一样,无论真假,秦可卿都百口莫辩。

《红楼梦》中的造谣诟谇威力巨大,秦可卿、金钏儿、尤三姐、晴雯、甚至林黛玉、香菱都因此付出了惨重代价。

“情小妹耻情归地府”,尤三姐之“耻”一定要注意并不全是自我羞愧,而是她“看错”了人!

尤三姐幻想中的柳湘莲与所有男人不同。她有坚定的信念觉得世俗眼中的“清白”不那么重要。柳湘莲能理解她,接纳她。她用几年的时间在心里为柳湘莲塑造的高大、完美……结果一朝现实,梦想破碎,尤三姐崩塌的是整个人生的理想,她又焉得不死!

尤三姐不过是以卵击石,她至死也想不开一点:旁人眼中我的清白不清白,真的重要么?

即便时至今日,有谁能说“不重要么”?